公共管理共同体 | 佟亚洲:防止新型冠状病毒制造网络“恐慌经济” | 专栏文章

发布者: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0-02-07浏览次数:10

编者按:

近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也引起了公共管理学者们的热切关注和探讨。为深入理解公共事件背后的政府行为与过程,“公共管理共同体”平台联合“政治学的困惑”平台将于近日连载专栏理论文章进行探讨。本期专栏文章如下,欢迎大家积极荐文和参与讨论!

作者简介



佟亚洲,十大网赌网址马克思主义学院,政治学博士,讲师,研究方向:新媒体政治学、当代中国政治与社会发展。




所谓恐慌经济,是利用人们的恐慌情绪,激发消除恐慌的物质需求,从而推出缓解恐慌的产品,实现恐慌经济效益。如果此次新型冠状病毒传播问题发生在明清或北洋政府时期……那时没有微信和微博“助推恐慌经济”,防治工作本身会是怎样的情境?社交媒体平台为本次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治工作带来了什么?有无媒介参与社会治理的特有范式?新媒体作为网络经济的媒介,已成为人们了解、接收和发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主要工具。较之SARS和以往社会公共危机事件而言,此次武汉突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是在网络经济背景下发生的社会危机事件。由此,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防治工作,就必须认清在网络经济环境中治理危机事件的特有规律。



◆ ◆ ◆ ◆



网络经济视域下,任何“危”中均有“机”。伯克在《对当前不满原因的若干思考》一文中提出:“若无协同,无人能有效行动;若无信心,无人能协同行动;若无共同观点、情感和利益的约束,无人能有信心行动”。面对网络经济的新形势,一方面的重点是要打赢现实空间的疫情防控之战役;另一方面要重视网络空间“疫情蔓延”的防治工作。特别是在社会转型期,各种经济利益、社会意识、价值取向迥异,面对突发疫情,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应有全局治理观念。此次危机事件就如同社会突然冲入一头满身冠状病毒的野牛,防治工作重在因势利导,建构一个合理而有序的通道使得这头野牛可以顺道而行。从国家层面而言,是统筹协调各方力量;就社会而言,充分有序发挥社会基层自治单元的力量;就个体层面而言,需要调整好心态,以健康、阳光、乐观、积极向上的心理状态面对疫情防治。认清网络经济的信息化属性、全球性、以及组织集群三个核心特性。



◆ ◆ ◆ ◆



首先,防治新型冠状病毒在于把握好网络经济的信息化属性。

各大数字网络经济平台第一时间发布疫情的最新进展。全国人民可以实时通过微信为主的移动客户端了解最新疫情情况。在现实空间的新型冠状病毒防治中,也会有一种新的信息病毒在网络空间中蔓延,网络空间的“新型冠状病毒”,就是侵蚀社会信任的“冠状病毒”,这种网络新型“冠状病毒”会引发社会戾气、造成社会恐慌、摧毁社会信任、影响疫情防治。萨伊曾指出:“正是生产创造了对产品的需求”,有些恐慌本没有那么恐慌,是恐慌的网络信息制造了恐慌经济。也许疫情本身也成为各方网络经济主体摄取流量经济的契机。由此,政府疫情情况通报必须保证疫情信息的及时、一致、精准;民众要不听谣、不传谣、不造谣。把握好信息披露的实效和时效间的关系。疫情的信息无非可分为两大类型,其一是有关疫情防治知识本身;其二是疫情的治理方案及举措。衡量一国疫情防治能力的指标不仅仅是各项防疫举措的精准实施,更在于对疫情数据信息加以处理和管理的能力,信息化数据处理能力决定了疫情防治效果。



◆ ◆ ◆ ◆



其次,防治新型冠状病毒在于认识到网络经济的全球性特点。

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国际卫生组织并没有将中国列入“疫区”国家,是因为看到中国政府正在采取强有力的防治举措,将“疫源”控制在一定范围之中。一旦将中国列入疫区网,将对中国区域经济的投资和贸易产生重大影响。网络经济时代,信息化实现全球疫情实时动态更新。防治工作不能仅仅停留在战术层面,而应该站在全局和历史战略高度来看待和处理此次危机事件。防治工作不仅仅是医疗领域的工作,更是围绕医疗卫生领域的金融市场运行、产品和服务的国际贸易、科学与技术、跨国公司的行为、传播媒介,以及高级医学和技术型专业人才的沟通、合作与交流。国际社会也在密切关注中国政府、社会以及个人的反应。中国冠状病毒的防治工作将会成为世界卫生防疫的中国方案,正是体现“四个自信”的机遇。冠状病毒无国界,将对全世界人民的健康产生威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方案是构建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方案,我们可以从此次危机处理中看到中国力量和中国方案,中国有能力也有信心将冠状病毒控制在自身可控范围之内。



◆ ◆ ◆ ◆



第三,防治新型冠状病毒在于意识到网络经济的组织集群特征。

较之以往不同,当前防治新型冠状病毒的工作是建立在像互联网这样的信息网络基础之上的,同时网络化组织成为此次防疫工作的组织主导样式。换句话说就是参与此次防疫工作的各类组织,包括党委、政府、新闻媒体、社会组织、公民个体等都纳入到了网络经济空间中,各种组织包括政府也纳入了全网的监督与信息共享平台之中,没有那个组织在网络经济中占有绝对优势的支配地位,而是网络型危机应对组织——一种基于商业网络、战略联盟和伙伴关系基础上的组织集群。



◆ ◆ ◆ ◆



基于对网络经济三个特点的分析,看待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治工作,政府必须:

首先,将提升信息处理和管理的能力作为重要工作来抓;

其次,要站在全球视野和战略高度来处理此次危机事件,在信息化条件下积累处理类型社会危机的信息化经验,也为四个自信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的中国方案夯实内容范式;

第三,把握好网络经济的组织集群特征,充分挖掘和发挥社会综合治理资源,实现网络综合治理、协同治理,防止网络经济裹挟着人们的恐慌而制造不健康的“恐慌经济”。

相信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以及世界人民的守望相助,同舟共济,就一定能够战胜此次新型冠状病毒危机事件。


链接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ihqh-ZB4T-NyvGAaRC3QBg